公告版位
本部落格文章歡迎轉貼,但請註明出處。

龍帥江老師是我這幾年看到最敬佩的醫師。

===========簡介===========

龍帥江,龍氏中醫第十三代傳人。自幼受祖輩醫學熏陶,習武強身;隨父上山採藥學習草藥藥性;隨診實習脈診、經絡穴位等傳統醫術。 龍氏世代行醫都是遵守「以病人為根本」的原則,時刻關注病人的脾胃,本著「有一分胃氣留一分生氣」,認為藥療不如食療,食療不如體療。治療上將針灸和中藥及各種民間草藥並用,除一般內外婦兒科疾病外,尤擅長治療各種疑難雜症。

治療上將針灸和中藥及各種民間草藥並用,除一般內外婦兒科疾病外,尤擅長治療各種疑難雜症。龍醫師處方用藥多遵循仲景經方,但不排斥時方和民間驗方,喜用補陽還五湯、半夏瀉心湯、桂枝湯、補中益氣湯、四君子湯、獨活寄生湯等方劑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前些日子有機會去龍帥江老師家待個幾天,真的是收穫良多。
 
有些是由言談之中學習到的方法,有些是剛好有緣有病人來找龍老師,便能現場看到龍老師如何診斷。龍老師也人很好,會讓我先把完脈診完之後,看我會開什麼藥。慢慢的在幾次練習中,可以抓到一些脈絡。
 
首先是文哥的案例。是嚴重的血癌加淋巴癌,而且是最難治的那種。
上次在蘇州的時候,印象最深的是左手是脈細欲絕的附骨脈和腹部的水。這次和龍老師討論此案例,龍老師從頭到尾也沒管他的血癌淋巴癌,主要開的方劑就只有三種,苓桂朮甘湯、茯苓甘草湯、桂枝湯。搭配著針灸、練功,半年治癒。幾個月過去,脈象這次的確有長出根來,面色也從之前的黑黃變成現在有血色了。
以辨證基礎來說,開苓桂朮甘湯和茯苓甘草湯是因為腹部有振水聲,在蘇州複診的時候就非常明顯,就先一直吃苓桂朮甘湯和茯苓甘草湯把水一點一滴地拔除。這次在龍老師家,文哥主要是吃桂枝湯,因為一直有自汗出的問題。
此一案例給我最大的衝擊,就是這麼大這麼棘手的病,龍老師也是從中焦和太陽先著手。之前就和小葉討論過類似的問題,他說在加拿大那裡很多雜病,可能都是「先開太陽、太陰」再開始治療,作法也很簡單,就是先桂枝湯吃一個禮拜,理中湯吃一個禮拜,再開始排療程。當時聽的時候,覺得這也滿好的,但也沒機會看到人真的這樣用。直到這次龍老師醫文哥的案例。這麼重的病,身上一定是這邊也卡著那邊也卡著,但龍老師說,先要把督脈通了,把胃的水氣拔掉了,讓胃氣恢復,病人才有機會好起來。想來也是,中焦不好,什麼藥進去都沒法吸收,食物也沒辦法好好吸收,病人要怎麼好起來?
後來在散步的時候,跟龍老師再進一步地聊,龍老師說他沒有看過桂枝湯真正開得好的醫生。如果今天一個棘手病很雜的病人,需要整體好好排病程,龍老師第一個可能是看有沒有脈浮,有的話先從桂枝湯開起。這的確也是我這幾年開藥的習慣,喜歡先抓太陽證,脈浮惡風,有的話先吃桂枝湯。
 
學習了,棘手的病,用桂枝湯先解決表證,用苓桂朮甘湯先把脾胃顧好,當然都要有相應的證。
 
龍老師家裡的行程很悠哉,有很多可以泡茶聊天的時間。很多醫術也是在這些悠哉的時間交流。
 
有一次我們聊到中風和高血壓,龍老師分享了幾個中風的前兆,譬如說手腳的拇指麻,講話突然講不順,人中跳動。常開的方劑龍老師在中風和高血壓都是常用鎮肝息風湯、真武湯,中風則可能還會用補陽還五湯。聊著聊著突然龍老師就出題了,龍老師給我們看了一個高血壓到處都醫不好跑來找龍老師的案例,病人面色紅潤帶黑,舌苔薄舌質白有齒痕,問我們要開什麼藥。我說這我會先用鎮肝息風湯吃個幾天之後轉真武湯,龍老師則笑笑地給我們看他的方子,血府逐瘀湯,一個禮拜到處都降不了的血壓就降下去了。定睛一看,原來舌下青得誇張。
 
學習了,高血壓也要抓瘀血證,可能用化瘀藥,血府逐瘀湯等。
 
龍老師家有個固定的行程,就是吃完飯都會去散步。一次散步的時候我跟龍老師提到,一個台灣著名的傷寒家,覺得如果一個人真的陽虛到極致,是用四逆湯也不補了的,要用薑半人,即乾薑、半夏、人參。我有一次被針灸紮虛了,四逆湯的脈,卻怎麼吃四逆湯都回不來。當時有人就跟我提了薑半人這個方子,但因為家裡沒有單味藥的科中,就用了理中湯加半夏。吃完之後整個人突然有一種鬆開的感覺,然後接著有一種能量終於補進去的感受。我覺得這個畫龍點睛的地方,就在這個半夏。
龍老師聽了,也跟我分享說,龍老師的父親告訴他,四逆湯本身是跟身體借元陽來用的,是調度身體的生命能。但如果加了半夏,就變成能夠把陽氣補進身體裡了。
在仲景的書裡,傷寒論主要是拿半夏來降逆止嘔的。但半夏還有一個很重要的療效,就是切換交感和副交感神經,白話的說法就是讓人放鬆。而補陽藥必須藥人鬆了才能補得進去,這樣想起來半夏加在四逆湯、理中湯裡頭,可以把補性更進到該到的地方,也就相當能夠令人理解了。
 
學習了,四逆湯是調度身體元陽的藥,加了半夏才比較有機會變成補藥。
 
有一次散步完回來,龍老師家裡來了幾個客人。當時就在外面庭院散步,打打拳。突然龍老師招了招手叫我的名字要我進去。龍老師說,這是難得的把脈學習機會,病人如果不醫的話大概剩下兩三個禮拜的壽命了。手一搭上去,右手的關脈和寸脈都已經若到快要沒了,但尺脈整個浮上來,按下去卻是空的;左手的寸關尺都浮大而無力無根。一問之下,已經一個禮拜沒有吃東西和上廁所了。舌苔白膩。
龍老師笑著問說這要開什麼?但我真的是沒有什麼頭緒,就誠實地說我不知道,真的要開可能用真武湯或是四逆湯之類的。龍老師笑笑便開始寫方,方子就是很漂亮的小柴胡湯加減。龍老師說病人有口苦、白苔、食慾不振,可以用小柴胡。加減的部分加了一些枳殼和一些助脾胃的藥像是砂仁、木香、焦三仙。上一次這個老人家瀕臨死亡的時候,龍老師用的是小承氣湯(用於老人家把大黃改成枳實+雞內金),這次用的是小柴胡湯。上一次小承氣湯是因為黃苔、一周未大便了,要先把大便下了才有機會活。
這兩個醫案都讓我很震驚。通常我們看到這種在與死神拔河的老人,脈都爆出來陽氣都渙散了,應該會想說要先救陽氣,想開個四逆、真武之類的。但龍老師抓著白苔、口苦、未進食,就用小柴胡湯;抓黃苔、一周未上廁所就用小承氣湯。這樣的開法真的是沒有臨床不敢這樣開的,尤其是小承氣湯。事後可能想得通,覺得是啊都一周沒上大號了,先用小承氣讓他順利排便,才是正法。但事實上當場面對這樣瀕臨死亡的病人,要這樣臨危不亂,一樣開出小承氣,實在是大醫風範。
 
學習了,按照主證來醫,就算是瀕臨死亡的病人,也是能用這些看起來不是救人的方劑救活的。
 
學醫有幾個境界,看山是山,看水是水;看山不是山,看水不是水;看山還是山,看水還是水。剛開始學傷寒論的人,方法對的話就能發現傷寒論就是這樣,按照主證照著開,不難。但許多人連這個階段都沒有辦法進入和熟稔。中間階段就會發現,一個人身上有的問題都很多很雜,要花心思想哪個病要先醫,哪個應該會卡到哪個。覺得這個方好像也不對,那個方好像也會卡到。到最後的境界,就是回到龍老師對老人開出小承氣,對文哥的淋巴癌能堅持用苓桂朮甘湯的氣定神閒了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小胡 的頭像
小胡

方證與藥證

小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RK
  • 小胡助教,
    您文中提到的薑半人,我有位朋友到中部求診知名傷寒家,就是從薑半人(石柱參)開始吃,吃了一年多,還是以薑半人為主軸,加掛其它藥,本來對於JT老師說人參會上火是有疑慮的,看了您的文章之後,又啟發了不同的思維面向,感謝.
  • Peter
  • 小胡您好, 看了您的文章想通了很多周遭的案例, 十分感謝! 想請教一個問題, 是我這兩年一想到, 就再搜看看的: 劑量問題, 比如說您這邊是經方X0.3, 胡老的醫案似乎都是X0.1(或許是水藥的關係?), 郝老師則是傷寒論開頭講到考古劑量, 認為是0.5. 實際上是怎麼使用好呢? 尤其是四逆, 芍藥甘草這些用藥集中的, 十分猶豫, 感謝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