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次的失眠,其實治起來滿有挑戰性的。

我有個朋友已經失眠兩年了,但慶幸的是,他在找我之前,都沒有嘗試過任何一點的安眠藥。

來找我的時候已經是到處中醫都去踢館,每一家都宣告無效的狀況。

我簡單問了一下,虛煩、沒有梔子湯的胸熱、沒有朱鳥湯的燥熱。晚上睡覺前就這麼躺在床上,想東想西,躺至少快兩個小時才會睡著。睡著後睡眠品質不好,淺眠多夢,起床後早上的精神亦不好。

以往朋友去看過的中醫,開過的藥有柴胡加龍骨牡蠣湯、溫膽湯,都不見療效。

 

聽起來第一次本來很有把握,覺得用200g酸棗仁湯加100g酸棗仁,應該可以漂亮的解決。

加上朋友因為感情因素心情不是很好,又加了甘麥大棗湯。

 

本想來這件事應該穩當了,結果吃了將近一周,問了問這朋友,發現還有些根很難去掉。

朋友說吃了藥吃後,睡眠品質變得奇好,白天的精神也變好很多。但是入睡還是有困難,還是要大概一個小時才能入睡。

 

我想這不是時間的問題,吃一個禮拜了改善都還如此的緩慢,不是經方該有的風格。

把把脈,發現脈很弦,有痰,決定用半夏這味藥。溫膽湯本身就是用去痰法來治療失眠,用的就是半夏。半夏這帖藥在傷寒論裡,主嘔逆、痰飲,除此之外也能交陰陽。睡覺本來就是陰陽相交之際,故失眠常用半夏,這用法從黃帝內經的半夏朮米湯就開始了。

第二次開的方劑非常簡單,就只有三味藥。半夏一兩半,遠志、菖蒲各四錢。水藥,白天一次,睡前一次。

重用半夏去痰以及交陰陽,用遠志、菖蒲來交心腎。

 

這次因為藥量下得重,需要一帖一帖觀察,每次吃完藥都有問一下狀況。結果吃完整兩帖四次藥,入睡困難的問題就消失了。

 

後來的小記:

因用半夏這麼強的行氣化痰藥,搞得氣有點虛,朋友跟我抱怨去跑個步都覺得有點氣不足體力不夠的感覺。

加上這朋友過幾天要去爬奇萊山,怕體力不足。我就又開了生脈散給他,用的是粉光參打粉和麥冬、五味子的科中。

結果朋友去跑步整個嚇一大跳,說是為了爬奇萊山的體力訓練,每天練習算秒數的慢跑練習,竟然在吃了生脈散後一口氣進步了幾十秒的時間。說這對長期在慢跑的人來說是一件多麼不可思議的事情,還在臉書上開玩笑發文說我是給他吃了什麼禁藥怎麼這麼可怕。

其實也不是什麼禁藥,就是中醫的瑰寶罷了。

 

 

 

    小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