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一次去找龍老師的時候,龍老師提出了兩個觀點。一個是加味不過三,一個是合方不過三。合方不過三是因為這樣才能有良好的反饋機制,知道是開的藥吃好的。加味不過三,因為我們承認我們沒有張仲景聰明,如果當初需要把這些東西加在方裡,他本來就該加進去了。
 
圓通腎氣丸除了原始八味藥(共重27)之外,加了林林總總以下的藥物。
 
細辛1,生附子1,制川烏1,赤石脂1,清化桂0.5,肉蓯蓉1,麥門冬3,五味子1,牛膝2,車前子2,青葙子2,火硝0.5,綠礬0.5 (共重17)
 
當初是為了幾個刁嘴的助教設計出來的方,而刁嘴的助教為什麼刁嘴,是因為身上還有一些其他的雜病沒有處裡完,脾胃也沒有養好的可以直接消化原始版本的腎氣丸。所以藥裡加了地黃消導藥,加了下行藥,加了利水藥,加了寒氣中才用的細辛,加了驅風才用的烏頭,改了炮附成補陽變破陰實的生附,加了治黑疸和女勞的硝石礬石散。但是是否每個患者都有這些方證有這些藥證呢?沒有這些方證和藥證的話,輕則效果差,你吃的圓通腎氣丸有超過1/3不屬於腎氣丸的部分;重則不對證吃錯藥而沒有療效。
 
所以我當初就不贊同用圓通腎氣丸代替原版腎氣丸,傑中在網誌中也有提到我與他爭論的部分。
我想中醫是減法科學,去蕪存菁之後用最少的藥達到最大的療效,才是厲害的醫生。不然今天一個人咳嗽來,把所有治咳的方子寒熱虛實去濕潤躁通通加進去,也有可能醫好,但那就不是辨證了。
 
講半天,所以腎氣丸證吃圓通腎氣丸不會好,不算用錯。
 
 
 
PS:我不覺得圓通腎氣丸不能吃,而是你需要剛好對到那些方證跟藥證。

    小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