很長一段時間沒有看胡希恕的文章了,每次回頭看,都又撿回些東西。

胡希恕一直是我最佩服的醫家,建構傷寒論的邏輯最清晰的莫過於用胡希恕的理解方式了。

 

gary_100

雖然個人以為胡老對於某些單味藥的理解過於狹隘了些,但在剛開始釐清各方劑運用上,絕對是一條最簡單明快的路。

genius64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5) 人氣()